全文检索: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
>> 业务工作 >> 干部管理
罗冀克:关于父亲、我们和我的故事
日期: 2015-11-13 浏览次数: 来源: 人事司 字号:[ ]

  最近,单位在搞一个活动,主题叫做“清风正气传家远”。我们每个人都要写一写关于家风、关于家教、关于自己的故事。

  翻开尘封的记忆,孩提时的顽皮,成长中的教诲,年轻时的任性,军旅中的磨练,生活中的启迪,工作中的体验,在我的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样浮现。最终的镜头停留在医院的那张床上,那是一个用他的思想和行动影响着我一生的人。

  那是一个夏末秋初的季节,院子里的树下,父亲坐在那张发深的黄旧藤椅上,晨风吹来微微掀动着他手中的那张报纸,还有一点点凉爽。母亲坐在旁边,手里拿着针线活,我和哥哥在院子里跑来跑去,享受周末的快乐时光。父亲喊停了我的脚步:“过来”,我知道,爸爸是最不喜欢我们吵闹的,便乖乖地跑去站到了他的边上。然后,他指着报纸的上角问我:“这个字念什么?”我说:“人”。他继续问:“这几个字怎么念?”,我说:“人民日报”。然后他对我说:“以后认识的字多了,要学习看报纸,要关心国家大事。”那时,虽然还不懂什么是国家大事,但就点点头,记在了心里。

  “要好好学习、热爱劳动、尊重老师、团结同学、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。”父亲总是这样的对我们提要求,时间长了,我们都背得滚瓜烂熟。后来,每当父亲说第一句,我就调皮地接后面几句,父亲听后总是笑笑说:“不能光嘴巴会讲,还要有行动”,然后他就会叫我去做一件事。小孩子做事总是离不开大人的视线,所以在把一件事做好后,都会得父亲的鼓励或表扬,就觉得很开心。当然,如果没把事情完全做好,也会被及时指出来,可以再去做好或下次注意。

 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我们家有个惯例,父亲每个星期都要给我们开个讲评会。每到星期天,父亲就会把哥哥、我、还有妹妹,一起叫到他的跟前,然后我们每个人都会很自觉地分别汇报过去一周的表现。学习成绩如何?读了几次报纸?在学校和在家里做了哪些劳动?对老师、对长辈是不是有礼貌?与同学、小朋友们是不是团结?有哪些缺点等等,我们一一如实地把自己这一个星期的表现讲给他听。我们每个人都很认真,丝毫不敢说半句不符合事实的话,因为,在每一个人讲完之后,父亲还会问旁边的两个人说:“你们俩认为他说的是不是实事求是的啊?”最后,父亲会对我们每一个人的表现进行讲评,结果当然是赏罚分明。

  我从小是外婆带着长大,平时的生活都由外婆来照管,对于父母,我看到他们的永远都是早出晚归的身影,每天都很忙很忙。只有在每天晚饭的时间,才能全家人坐到一起。然而,我生活的一切,却渐渐地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有规律,也懂得自觉地去把一些事情做好。但有时候,也会因为和小伙伴们玩得开心起来,忘记了回家吃饭的时间,就会被外婆喊回家吃饭,每当父亲见到我这样,就会用评判的语气说:“没有时间观念!”后来,我慢慢地懂得,除了上学上课,在生活中也需要有时间观念。

  父亲是严厉的,也是亲切的,在他休息的时候,有时也会和我一起聊天,给我讲他过去打仗的故事,讲他们那时候的怎么样的艰苦,看他受伤时留下的伤疤。给我唱红军时唱的“红米饭南瓜汤,挖野菜也当粮,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天天打胜仗……”的歌听。父亲很坚持锻炼,每天坚持走步、打太极拳,还要我跟着他学习打太极拳,每当我跟在他后面打那个没什么太多花样的太极拳时,他都很开心的对我笑,还不时的给我纠正动作。

  多年来,生活的点点滴滴,父亲对我们的期望与鼓励,在我的心里,在我的头脑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,这种积淀,在成人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,也逐渐的释放出来。在他身上,我学会了自觉、自省、自尊,学会了坚强、坚定、坚持。

  站在父亲的病床前,看着已在医院几次抢救、连续几天多次报出病危老父亲,他是不是想在他每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见到的是家人、是孩子。他是不是还想对我说那些个我们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话。他是不是在没看到我们时,还惦记着我们在做些什么。他是不是想还能对我说句话时,我却不在他的身边。我知道我该如何向他老人家交待。于是,我握着父亲的手,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:对不起,我来晚了是因为工作。父亲用力握了握我的手,我的眼泪滑落在他的脸颊,这一次握手包含的意思太多太多。我想,我没辜负父亲对我的养育和期望。

 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